一群人去草原看獅子,導游告訴大家獅子很凶猛,一定要註意安全,並用車拉上一個大號鐵籠子。游客們感到好笑,這個籠子能把草原所有的獅子都裝進去嗎?導游回答說,不能裝下所有的獅子,但可以把游客裝進去。
  這個故事有很多隱喻。如果把草原上的獅子比作各種誘惑的話,那麼把領導幹部關進籠子里,就意味著安全得到保障。當然,現實生活遠比這樣的比喻來得複雜,很多誘惑的面目,並不如凶猛的獅子這般直觀,反而會讓人的五官為之著迷和趨奉。這就需要編緊織牢“他律”這個籠子,強化對領導幹部權力運行的制約與監督。倘若能看透各種誘惑的真面目而自覺遠離,時時處處以“三嚴三實”來規約自身,這就是主動把自己關進自律的籠子里。
  孔子說: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聖人之言。”人之有敬畏心,始知有行為邊界。因畏而修己正身,是立德,是從善,是去惡,是免禍。權力、金錢、美色的誘惑是無形的,“四風”對黨員幹部的侵蝕危險巨大,如果不把自己關進籠子里,而是膽大妄為、敢撞南牆,必然會腐化變質栽跟頭。我們當視“四風”如洪水猛獸,如瘟疫病毒,躲得遠遠的,防得嚴嚴的,時時刻刻“見不善如探湯”。頭懸高壓線,腳踏底線,身邊划上一道警戒線,自覺遠離低級趣味,遠離歪風邪氣,遠離腐敗現象,就能規避被腐蝕、被誘惑的風險。
  明代有個思想家把“廉者”分為三等:有見理明而不妄取者,有尚名節而不苟取者,有畏法律、保祿位而不敢取者。領導幹部主動把自己關進“三嚴三實”的籠子,首先就是基於“畏法律、保祿位”的人生覺醒。覺察到歪風邪氣有辱自己清譽,而能潔身自好,慎獨慎微,持中守正,即是有“尚名節”的修養自覺。設若能看透不正之風乃至貪污腐敗問題於己、於黨、於民的危害,而不斷“見理明”、養信念、守清廉,則達致一種清明化境。
  現在,面對“三嚴三實”的約束,有些同志還在猶豫徘徊。有的人是風聲緊時關籠子,風聲一過出籠子;錶面上關籠子,暗地裡開籠子;身在籠子中,心在籠子外;大事上籠子緊,小事上籠子松。凡此種種,都不是真心關籠子,自願關籠子,老實關籠子。這樣五心不定、搖搖擺擺,是關不住、獃不久的。一旦掙脫心念的束縛,就會導致行為變形走樣,身陷囹圄,其悔已晚,其悟已遲。
  改作風永遠在路上,作風建設不會“換頻道”,各級幹部不可等待觀望。惟有自覺以“三嚴三實”為修養理念與行為準則,做到信念堅定、思想篤定、心神穩定,我們方能涵養清風正氣,活出自己的磊落人生,彰顯共產黨人的清明境界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chjnzyiqakk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